松籽泡茶超好喝

疯狂舔闪闪!!

【米尤】威拉德教授看到沾满口水的外套后十分生气


看完第7话后,我有大胆想法

“今天,我遭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在摇曳的灯光下,菲利普悲愤欲绝的抓了抓他已经变得乱糟糟的头发,痛苦的翻着白眼抽搐好一会后,用颤抖的双手握住羽毛笔,重新写道:“当然,这不是指我遭受了法伦的兄贵攻击,而是......”



事情回到几个小时前。

“噗————!”

菲利普震惊到完全大脑当机,以至于咖啡一滴一滴从嘴里流出的样子滑稽极了。尤里在咖啡喷出前的三秒钟就已经有预感的迅速拿起教授的衣服,稳稳当当盖在身上,果然不出意外的三秒后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所有有着口水的咖啡。

“不要怪我。”完好无损的尤里有理有据的辩解,“这里的地板很昂贵,咖啡喷到地上就不好了。”

“你....你....你....”菲利普嘴巴可以连吞10把凉子小姐的剑了,震惊了一分钟后,强行冷静的接过尤里递来的手帕,用力擦擦嘴巴,不可置信的问:“你,你有....喜欢的.....?”

啊,是的。连话都没说完,尤里的脸上迅速蹿红,连耳朵根都发粉了。菲利普完全想不到他竟然会有让他动心的人,那得有多美?

震惊之余,菲利普只花了30秒来感慨尤里终于进入青春期,随后强烈的好奇心驱动他悄悄问向尤里:

“你.....她.....”斟酌了一下措辞,菲利普小心翼翼的问:“她大概.....长得怎么样?”

尤里脱口而出:“美若天仙身披长发长衣飘飘勇敢坚强.......”他一口气说完这些,又仔细的想了想,有些害羞着说:“嗯,强大又让人敬畏,对我非常的温柔......。”

菲利普更加震惊。

“但我不知道...他是否对我有着同样的感情...。”

这???这是什么??他加入v海运后,每次的任务就根本没见过这样的女孩——虽然说他是个小孩子,但他至少对人的面孔还是稍微有些记忆的,这样的面孔……

等等,凉子小姐?!

的确,她面容出色,也很勇敢,并且对尤里简直是......

菲利普觉得,凉子小姐听到这番话会疯狂心动——竟然两情相悦了,菲利普十分冷漠:“不用咨询我了,她肯定喜欢你......”

“?”
这次换尤里震惊了,“你说哥......”他赶忙闭上嘴,顿了顿强行把话圆完:“哥是不是以后会幸福圆满?”

天哪,已经想恋爱到语言都重度ooc,菲利普更加震惊了,简直没眼看下去!

“她怎么可能不喜欢你?”他苦口婆心的举出例子:“你瞧,她多次帮助你,无论你遭受到了什么困境,她都陪着你.....”虽然基本上是帮倒忙。“她还鼓励你寻找目标.....那啥天狼之匣....”哦,好像凉子小姐还不知道这件事....算了不管了!“她还心地善良.....”看望慰问你,这难道不喜欢你吗!

菲利普身心憔悴,他只是觉得尤里简直要把他闪瞎了!

“可是他....我和他的关系......”尤里轻声说着,“旁人...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吧.......”他低下了头,将自己埋入一片阴影之中。

看来是真爱了,竟然还考虑这么多.....菲利普绝望,他假装抬头看看云在天空,又回过看到尤里好像把狗耳都垂下的样子,忍无可忍的揉乱尤里的卷发:“为你做了这么多,证明那人也不顾地位喜欢你呀!就算她不是猎人.....”吧唧了下嘴,他继续进行洗脑:“我们也不会反对你的。”

菲利普的话让尤里如五雷轰顶。

无论我有什么困境,都会支持着我;鼓励我寻找天狼之匣,为我指明方向;他永远挡在自己的前方,阻挠了缺隔绝了危险,只留下银发飘舞,黑衣随着风猎猎作响————

那是他的前方,他的天狼星,他在世上唯一的,最后的钻石———他的米哈伊尔。

菲利普正叽里呱啦说着,旁边的尤里却沉寂下来。他好奇地回过头,惊恐地发现尤里竟然红了一大片眼眶,湿润的水汽在不断出。他的手死死攥着教授的衣服,尽管价值不菲的外套上全是湿漉漉的咖啡。

我的演讲技术有这么好吗.......已经是超高校级别的震惊了。他很少看到尤里哭,就算肋骨摔伤,皮肉擦破,眼泪从来不滴的尤里,竟然听了我的小讲座后就想要流泪......菲利普欣慰之余故作深沉的对着尤里喊到:

“少年哟,赶紧去确认你的感情吧——”他轻轻拍着尤里的肩膀,有些不自然地清清嗓子。

“毕竟,孤独了这么久,和一个人相依取暖也是不错的体验吧?”

是的,我想和我的星星紧握双手,互相取暖。

我知道这很贪婪.....尤里想。但他无所谓了,既然哥哥为了他而不表白心意,那就让我主动去找你——

他下定了决心要和哥哥表明心迹,尽管哥哥可能会暴打他一顿。

“嗯,”尤里有些不好意思的抹去水汽,朝着菲利普露出感激的微笑,“谢谢你,菲利普.....”他英勇的为自己鼓劲,将双手握拳,放在胸口坚定的说着:“我一定要对哥哥...表达心意!”

这个难得的笑容让菲利普一怔,待他回过神时,尤里早已一跃而起,抓起外套,连脚都没塞进好鞋子就匆忙忙的冲出家门。

唉,真是......菲利普无奈的笑笑,正端起冷了的咖啡喝了一口———

等等,他哥?

“噗————!”

当然,菲利普看着教授痛心疾首的教训被米哈伊尔抱回来后,裹着严严实实,声音沙哑却幸福傻笑尤里,心情复杂什么想到白菜被猪拱什么的,那是后话了。


-end-



【米尤】那天捡到的弟弟温度像姜汤

我不想看结局了……我要写他们的日常…
 

  “你要走了吗?”

   是的,米哈伊尔想。一个半小时前,他已经违背了吸血鬼族中的好几条规则了--------首先是救下他在风雪中迷失自己,又被偷袭受伤的尤里;其次是竟然还顺带把一个贵族种消灭了;最后的最后,竟然抱着昏迷的尤里偷偷,不对,正大光明的闯入无人问津的旅舍,将贵族中的一小布袋金币砸在被公主抱吓到目瞪口呆的老板前后,再把尤里小心翼翼的包扎好。

   米哈伊尔永远想象不出现在他的神情有多么的温柔----有点像冬日里妈妈煮的暖烘烘的姜汤。

  这可真是麻烦。米哈伊尔烦躁的想,他又得绞尽脑汁的去找第一百零一条借口去向那个审美失调的叶夫格拉夫去说为什么又泄了洪。正当他为尤里掖好被子,打算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时,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勾着了他漆黑的外套。

   “……哥哥!”

   尤里早就醒了,他还没有虚弱到昏迷的地步。只是闭上眼睛,冻得走得歪歪扭扭的时候,身旁传来一阵凛冽的风声,接着在皮肉被割裂与贵族种凄惨的嘶吼之中他就被带入一个冰凉却又遮着风雪的怀抱里。

  啊……是哥哥。尤里闭上了眼睛,将紧绷了一天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

  以至于米哈伊尔在抱着尤里一气呵成冲去旅舍之类的动作甚至差点让尤里笑出声,但他死命忍住了。哥哥并不算得上温柔的动作让尤里贪恋不已——他甚至贪心到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你要走了吗?”

 
    他的尾音微微颤抖着,语气急促却仍尽力让气息稳定,好让自己想让米哈伊尔留下来的小心愿不被暴露。可惜他那双有些湿漉漉的蓝眼睛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心声:

    哥,我好想你。

   
   完蛋,米哈伊尔的后悔感涌入心中------他最看不得尤里眼中细碎摇曳的、随着水痕闪烁着深蓝色宝石。他脑中的理智像一把锋利的匕首,随着风敲打阁楼窗户的声音一下一下戳着被尤里融化了的心——他很想要留下来,再看看他的小狼是否长高;看看他的眼眸是否比以前坚定;或者检查他的伤口,看看他这些年吃过的苦头……

  但这都是借口,他只想要拥抱他那唯一的,爱之入骨的,坚强又倔强的尤里奇卡。

  “....我看着你睡。”糟糕,他所谓的“锋利”的匕首好像断掉了。

  “!”尤里那双并不存在的耷拉下来的狗耳朵又竖起来了。他马上调整睡姿,将自己有些冻僵的手和脚迅速缩到厚厚的毛绒被子中,侧着身子,巴扎巴扎眼,颇有些可怜的乖巧着的望着米哈伊尔。米哈伊尔现在很想笑,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尤里怔住了,他好久没有看到米哈伊尔笑了,他笑起来眼睛会稍稍下垂,好像一团温暖的银色姜汤流动.....他呆呆的看着他哥,直到他哥给他敲了个温柔的板栗后才猛的回过神。

  “看我?”

  “.......不是。”尤里心虚的往被窝里钻了钻,眼镜咕噜噜的转了一圈,他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后意识到他哥哥英俊的面容绝对不能多看。米哈伊尔早就把他那心中的小九九摸得一清二楚,强忍着笑意倚靠着墙,他关上了房间的灯。

  “睡吧。”

 

 
 
  并不寒冷的房间中充满了温暖的气息,这让劳累了一天的尤里昏昏欲睡,但他一看到米哈伊尔靠在墙边,他又努力的和眼皮做着激烈斗争,好像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激烈。当然,在米哈伊尔眼中就是个没睡饱的,迷糊的小狗崽子。当他看到尤里31次痛苦的打开沉重的眼皮时,米哈伊尔轻声地唤到:

  “还不睡?”

  睡了你就走了!尤里委屈的想。他现在想要掐死他脑中的瞌睡虫,当然,瞌睡虫不经意的把他不睡的目的给念了出来,细碎的飘进米哈伊尔的耳中。

  “……”米哈伊尔叹了口气,只好轻轻走进尤里,把身上一堆叮当响的金属扣子,匕首解开,坐到尤里边上。

   他怕刮到尤里的伤口。

  “今天已近破了很多规矩了,下次还见到你,我就....”

  你不会干什什么的,米哈伊尔默默的想着。

  “你不会、会、干什么的!”瞌睡到说什么都不经过脑瓜子思考的尤里已经彻底放飞自我,还不嫌事大的用双手死死拖住哥哥。“哥,要是...”

  他又强撑起眼皮,用迷迷糊糊的小声嘟哝:“要是你,你和我一起睡,我就不用这么,打瞌睡了……!”

  这种话和行为真是让人又气又好笑,难道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毫无警惕的在一名吸血鬼的面前肆无忌惮的撒娇了?

  当然可以。米哈伊尔揉了揉他弟弟蓬松的卷发,并且偷偷感叹比羊毛手感要好之后迅速回过神来,他象征性的扯了扯尤里可以轻易挣脱的力度的手臂,然后无奈的却理所应当的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里。他的余光瞥见尤里傻乎乎的笑了笑,然后抓起他冰凉有些粗糙的的手掌,黏糊又亲密的给了一个满是口水的晚安吻。

  他大脑当机了一分钟后,冷静的迅速抽回手,心跳狂乱不已。尽管心中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自己不要离尤里这么近,他是你的亲弟弟,心却依旧诚实的涌出甜蜜又苦涩的,像姜汤一样的暖流,流过他全身冰凉的血管。

  窗外没有星星,只有漫无边际的雪夜,关上灯,看不到天狼星,看不到北极星,没有月亮,只听得到均匀的呼吸声。

  米哈伊尔没有走,他轻轻握住尤里的手腕,搂着他有些任性的小狼睡着了,银白色发丝和深蓝色的发丝交错着了,温度传递着。

  他知道不需要睡眠,但他自私的找了一百零二个理由去和他的弟弟睡在一张床铺上,这很好----他想。

  如果他看向镜子,他肯定会发现------

  他脸上带着的笑容,有一点像温暖的姜汤。

-END-